首页 »

继姚明主席后又见郎平副主席,中国足球真要“起大早赶晚集”?

2019/11/9 3:10:21

继姚明主席后又见郎平副主席,中国足球真要“起大早赶晚集”?

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排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李全强18日在上海确认,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出任中国排协副主席,这是增加专业化专家型领导、加强协会建设的需要。

图说:在里约奥运率中国女排夺冠,郎平向全世界展现了自己专业主义的才华和胜利。现在,郎平也要当官担任中国排协管理者了。

 

早在2月,姚明就以全票当选新一届中国篮协主席。不管是设置双国家集训队,还是中国篮协从CBA公司撤股、把股份转让给所关联的CBA俱乐部,都表明姚明掌舵下的中国篮协有全新气象。

 

相比篮球和排球昔日的“老二”和“老三”,作为“老大”的中国足球,才是中国体育改革的先锋队。然而,在体育社团化改革进入快车道的新一轮浪潮中,原本一直处于领跑的中国足球,真要“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郎平“当官”表明改革大趋势


 

 

里约奥运会之后,郎平前往美国进行手术,至今仍在恢复阶段。由此,她在中国女排的职位是总教练,更多在幕后出谋划策,意在培育新一代年轻教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郎平曾明确表示,自己还是会抓技术搞业务,不会考虑去当官,没想过去担任中国排协主席。

 

此番,李全强和郎平正在上海观摩全运会的排球比赛。李全强通过电话向新华社记者证实,在里约奥运会上率领中国女排夺得冠军的郎平将担任中国排协副主席。

图说:郎平在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征战里约奥运之前,是广东恒大女排主教练,年薪500万元。去国家队之后,恒大依旧给郎平发放薪水。所以,中国女排的成功,更是排球职业改革的成功。

 

李全强说:“郎导担任中国排球协会副主席,是排协增加专业化专家型领导、加强协会建设的需要,是协会向实体化过渡的需要。郎导担任中国排协副主席,对于引领先进排球理念、带动培养年轻教练员、加强运动队建设、提高竞技排球水平、进一步推广排球运动,都是有利的、需要的。以郎导的资历、经历和能力,她完全能胜任这一职位,这对协会的发展是有益处的。”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体育项目协会实体化改革的进程明显加快。此前,姚明以社会人士的身份当选中国篮协主席,郎平成为姚明之后又一位在三大球项目协会中担任重要职务的前超级体育明星。毫无疑问,姚明和郎平接连进入中国篮协、中国排协的管理层,意味着专业人做专业事的体育项目协会实体化改革大潮正汹涌而至。

 


篮球协会改革力度已超越足球


 

 

种种迹象表明,姚明担任中国篮协主席之后,一个更重要的使命,是牵头推动体育项目协会实体化改革。姚明担任主席的中国篮协,推出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改革动作,打造体育改革“样板房”的用意非常明显。

图说:姚明当年曾很嫉妒中国足球改革拥有的政策优势,如今他担任篮协主席后,主导了一波又一波的改革浪潮。

 

比如,姚明在全票当选中国篮协主席之前,代表大会特别对《中国篮球协会章程》进行修订,加入了“主席成为法人代表”的新条款。这也意味着,篮协主席的实际管理权限得以增强,姚明主席具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在中国体育协会的改革中,这是前无古人、开天辟地的创举。还比如,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3月31日下发了《关于篮球改革试点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承担的业务职责从4月1日起正式移交中国篮球协会。

 

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表示,这件事情有两层意义。其一,篮管中心虽然没有被撤销,但是相关职责被移交给中国篮协,这意味着篮管中心的存在价值大大削弱和消退,而中国篮球协会成为中国篮球的管理机构。其二,此前在换届改选中当选中国篮协主席的姚明被赋予了管理的实权。卢元镇说,现在的国家体育总局领导班子走体育社团化管理的路子的意图已经非常明确,运动项目管理中心被撤销和削弱的趋势是肯定的。篮球先走了一步,其他项目管理中心将来也会走上这样的道路。

图说:中国足球从观众的参与度、市场价值来看,还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但就水平来说,和篮球和排球的差距非常大。

 

卢元镇认为,“中国体育过去是政府管、政府办,这样的路越走越窄,跟国际上也不接轨。像中国篮协这样,进行社团化的改革,把专业的人请进来做重大决策,让真正热爱篮球的人来参与管理,这对运动项目不是削弱,而是加强。姚明和中国篮球协会被‘授权’之后,更多喜欢篮球和喜欢从事篮球事业的人将能够没有障碍地进入这个领域,其他运动项目也是同样的道理。”

 

 


中国足球有自信也要有危机感


 

 

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正式发布,其中特别把校园足球列入了国家教育发展的重要内容。姚明当时曾表示,“作为中国篮球的人员,首先我要表达对足球非常嫉妒,我非常希望我们校园篮球在不久的将来也有这么一份计划,可以走进校园。”

 

姚明当年的嫉妒,足以表明中国足球一直都是中国体育改革的排头兵。1955年,中国足球协会正式成立,当时国家体委已在足球进行“布局”,进行一系列改革。1954年,中国国家队派遣一批运动员到当时的足球强国匈牙利留学,积极与世界足球比赛交流。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竞赛制度暂行规定》《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章程》等制度出台。全国足球甲级乙级联赛也在这一年开始实施。这些改革对于中国足球起到很大作用,中国足球水平也有了一定提高。


图说:中国足球改革的前提,就是中国足协需要进行更为彻底的改革。

 

从1994年第一年甲A联赛至今,中国足球职业化道路已经迈入第23个年头。1992年6月下旬在北京郊区召开的红山口会议,被称之为中国足球的遵义会议,这次改革直接催生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正面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

 

2015年3月,《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正式发布,更是被认为中国足球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时代。时隔两年后,中国足协和大部分地方足协完成“脱钩”、足球市场繁荣、校园足球和业余足球也走上了快车道……

图说:如今形势大好的中国足球改革,需要警惕“起大早赶晚集”。

 

然而,中国足球在对自身发展充满信心的同时,不能躺在功劳簿上忽视新一轮体育改革的汹涌潮流,要有一种改革进入深水期的危机感和紧迫感。尤其是姚明掌舵篮协、郎平进入排协的背景下,昔日一直在三大球改革中领跑的中国足协,也需要借鉴篮球和排球的有益经验,再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努力把改革的步子迈得更大、更精准一些。

 

否则,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这对中国足球的未来发展,还真不是危言耸听!

 


主编:陈华    编辑邮箱:shjfty@vip.sina.com

图片来源:新华社